老阿姨

浅色 娱乐圈AU(狗茨/酒茨)


第二章

酒吞大爷很不爽!非常!不爽!

他凌晨五点被太妹助理觉一个电话抓起来,天刚擦亮就滚来了集团大楼二十八层这间视野最为开阔的办公室。
现在已经是下午一点了。

被擦的锃亮的红木办公桌后面端坐着笑眯眯的CEO先生,漂亮的桃花眼微挑,指着笔电屏幕上方加红加粗的巨大标题对身后的友人谈笑风生,期间一个眼神都没有分给窝在沙发里面色暗沉的不高兴大爷。

“喂!晴明!有话快说!本大爷可没有闲功夫陪你们在这里磨。”

“哦呀哦呀,这不是被狗仔围追堵截到家都不敢回的酒吞大大嘛。”晴明满脸惊讶,真诚的仿佛这是他第一次看见酒吞出现在他的办公室:“怎么?今天有时间屈尊前来拜会我和博雅?看样子那些漫天黑料是被压下去了嗯?”

酒吞没有回答,因为他在思考怎么才能最快的把安倍晴明那张狐狸脸撕烂,同时让他痛不欲生跪地求饶。

源博雅并没有发觉此时办公室里的暗潮汹涌,他长舒了一口气,实心实意的祝福到:“酒吞这件事情能够被压下去真的是太好了,集团上市在即,出了这样全民参与的绯闻会对原始股的股价产生不可预估的影响。倒是不知道是哪家公关有这样的高明手段,有时间的话定要见面认识一下才好。”

酒吞听完脸色更是黑了不止一度,他有时候真是怀疑源博雅到底是太实在还是根本就是个天然黑。

晴明的脸色也变得非常微妙,险些挂不住他的招牌笑容。半晌过后,他无奈的叹了口气,将桌上已经批阅完成的文件递给自家竹马:“源伯父要的资料文件全部都整理在这里了,可以拜托你把它们带回去给他么?”

源博雅,大江山集团的少董,他的父亲同安倍家一起创建了大江山集团的雏形,后来在年轻的当家人安倍晴明的一手推动下发展成为了横跨数个领域的大型集团。

那厢晴明亲自起身送博雅出门,他这个竹马自小神思敏捷聪慧过人,奈何为人太过耿直方正,所有情绪都明明白白写在脸上,总是让人放心不下。

他靠在门口看着博雅的身影消失在拐角,这才返回办公桌给酒吞和自己各斟了一杯茶,水汽氤氲间微苦的茶香弥漫开来,略略缓解了室内因博雅离开而彻底冷凝的气氛。

又沉默了一刻钟,还是晴明先开了口。

“你的丑闻已经在能被控制处理之前迅速发酵了,不管真相到底如何,这个烂摊子铺的太大,已经不是能轻易收场的程度了。”

酒吞没有答话,真相?可笑。他恋慕红叶是真,借酒浇愁是真,酗酒驾驶也是真。可是身在这娱乐圈,真相如何,永远都是最不被关心的事情。

“不过是一群跳梁小丑,想这样就扳倒本大爷,未免也太过天真了。”

晴明眼神锐利的盯着对面满脸无所谓的歌王酒吞:“我并不在意你是不是被扳倒,你想必比我更清楚,娱乐圈永远都不缺所谓歌神。在这个圈子里,没有谁是不能被替代的。然而集团上市在即,你即是原始股东也是集团对外的脸面,我需要你,尽全力完美的解决这件事。”

与聪明人说话他向来点到为止,他相信酒吞能走到今天这个位置不会是个蠢货。晴明褪去了公式化的淡漠表情,一双笑眼微微眯起,酒吞发誓他能看见晴明背后毛绒绒的狐狸尾巴正在放肆的摇来摆去。

“所以,我有个提议,你要不要听听看?”



另一边,停车场


茨木直到上了大天狗的车,脑子还是发蒙的状态。强行壁咚了自己的男人在轻声道明有狗仔跟拍后自报家门,取下墨镜,在昏暗的照明下将对方清隽优雅的眉眼展露无疑。

大天狗算是和茨木齐名的影帝,和对方一路摸爬滚打的成名之路不同的是,大天狗甫一出道,就顶着日本模特大赛冠军选手的光环。

荣登榜首的大天狗并没有频繁商演消耗自己的人气,他潜下心来,在话剧舞台上磨练了两年后,被知名导演一眼相中,以男一号的身份直接走进大荧幕,以精湛的表演得到了广大国民的高度认可。

大天狗尤其擅长塑造矜贵自持却一往情深的贵族形象,眼神流转间便自成一派深情不悔,更是收割了大片少女心,被自家粉丝力挺捧上神坛。

茨木自然是知道大天狗这么个人的,毕竟是一个圈子各占半壁江山的人物,奈何彼此戏路迥异,只得让两边粉丝各自哀叹王不见王。

然后他们就在漆黑的夜晚相逢在了昏暗的停车场里。

这时时间已经接近凌晨一点钟了。

茨木此时全无睡意,正在疯狂的头脑风暴中。

深夜。演唱会。停车场。明显乔装过的大天狗。被一眼认出的自己。

那一瞬间,他如有神助,福至心灵,醍醐灌顶。

茨木一巴掌拍上大天狗的大腿,激动的伸出双手搭上对方的肩膀,猛地将脑袋凑近驾驶座上的被打到俊脸扭曲的人,温暖的气息柔软的拂过耳廓,带起了一片并不明显的绯红:“你也是酒吞大大的粉丝对不对!!!”


大天狗面色暗沉的开着车行驶在夜色中,手中仿佛不是方向盘而是某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偏偏坐在副驾上的人并没有点亮察言观色这项技能,沉浸在终于找到战友的激动情绪里不可自拔,一张嫣红润泽的唇里喋喋不休的大唱着酒吞赞歌一千零一篇。

面沉如水的天狗大人不动声色地将空调调低了些,希望借此能压制住心中隐约的郁结恼火。这样的机会他已经期待了太久太久,他不许任何意外破坏,包括他自己。

那人就近在咫尺,伸手可触。浅淡的草木香气在封闭狭小的空间铺开,他们就这样被隐秘的缠绕着,不被任何事情打扰,只有彼此。黑暗的路面被黄色的车灯破开,他们带着这样小小的世界向前,将其他的一切都抛到身后去。

多么完美。他细细的用余光勾勒着对方的眉眼,由衷的希望此时能有一台激光机或者别的什么,将对方此时此刻的样子刻入心头,也希望此刻的自己能和对方一样完美无缺,直直进到对方心里去。

再长的路也有到达的时候。

茨木恋恋不舍的站在别墅门口,恨不得能把对方留下秉烛长谈,深入交流一下同为酒吞大大脑残粉的心得体会并建立深厚的革命情谊。直到夜风吹动裙底,他才觉得不对劲。

不对呀,他都扮成这个鬼样子了,即是亲密如荧草和星熊,他也有绝对的自信不被对方认出。那么初次见面的大天狗,究竟是怎么认出来的?

回应他疑问的是对方轻轻拓在脸颊的一个亲吻,温凉的嘴唇克制的在柔软的皮肤上一触及离。大天狗站在夜色中面目模糊,只能隐约感觉他带着笑意挥手作别。

“下次见面再告诉你。”






—————————————
终于又肝出来了一章,没有存稿真的好伤
前一章有好多虫,等全部完成了再大修一遍吧

评论(21)

热度(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