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阿姨

浅色(娱乐圈AU,狗茨酒茨)

第一章

七月十六日,晚十一点。东京巨蛋。

灯影迷离,无数红色的荧光棒与应援灯牌组成的巨大灯海环绕着舞台中央正在劲歌热舞的男人。

这是国民摇滚歌手酒吞今年全球巡演的最后一站。

作为甫一出道就引起现象级讨论热潮的一线歌手,酒吞的演唱会即便在向来尖酸刻薄的媒体圈也是质量与口碑俱佳,场场卖空,座无虚席。

酒吞一头红发利落的束在脑后,极简的白色T恤配黑色紧身牛仔裤,轻薄的布料被汗水浸湿,隐隐可以看到紧实的腹肌的轮廓。精致张扬的眉眼和极具侵略性的嗓音把台下坐着的迷弟迷妹们结结实实迷了个找不着北。

“这是我最近很喜欢的一首歌,也是今晚的最后一首歌。你们要不要听?”
“听!” “啊!”
“怎么这么快就结束啦,呜呜呜,舍不得!”

台下积极响应和惋惜哀叹的声音响成一片。酒吞没有再说话,从后台助理手里拿过吉他,径直走回了舞台正中。

现场渐渐安静下来。

夜空中最亮的星

夜空中最亮的星 能否听清
那仰望的人 心底的孤独和叹息
夜空中最亮的星 能否记起
曾与我同行 消失在风里的身影
我祈祷拥有一颗透明的心灵
和会流泪的眼睛
给我再去相信的勇气
越过谎言去拥抱你
每当我找不到存在的意义
每当我迷失在黑夜里
夜空中最亮的星
请指引我靠近你

夏日最火热的夜晚结束了。

深夜十二点,巨蛋地下停车场。

茨木被男人用堪称标准的壁咚姿势抵在墙角,生平第一次后悔没有听从自己娇小助理的劝告。

时间倒回到今天早上十点,茨木第一千零一次被金牌助理荧草大人耳提面命坚决不能出现在酒吞的演唱会现场,他看着素来乖巧可人的小姑娘脸上泛黑的杀气,仿佛下一秒就会从背后掏出从隔壁助理那里借来的狼牙棒把自己直接敲昏打包带走。
茨木微微一抖,即便他为了今天能顺利出席演唱会前几天玩儿命赶各种通告累成死狗,如今也只能假装自己是学龄前儿童,乖乖点头,唯荧草命是从。

说起来茨木也是实力委屈,这回真的是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

茨木演员出身,从没有台词的龙套配角一路摸爬滚打到如今的双料影帝,优秀外形的外形和日益精湛的演技为他积累了不可小觑的国民度。

然而这样一位国宝级影帝,却是官方盖章认定的酒吞吹。

作为人尽皆知的酒吞吹,茨木教科书般展示了一个优秀迷弟的自我修养。

演唱会只要和拍摄行程不冲突,场场必在第一排正中间的VIP席位,旁边跟着举着巨大官方应援灯牌生无可恋的助理二号。

粉丝两千万打底的微博大号痴汉起来也是毫无保留,除了公司安排的活动推广,剩下满满全是和酒吞有关的各种转发点赞,还有给新歌的打版。

甚至在今年年初和原公司解约自己创立了罗生门工作室后,毅然决然地把电影约签给了大江山影视。

没错,和酒吞的经纪公司一家集团。

照理说迷弟做到茨木这个程度也算是到了人生巅峰,可以近距离和偶像亲密接触谈谈情跳跳舞。心眼儿实在的茨木却非常满足于自己小粉丝的身份,在他心目中酒吞大大可是要登上歌坛巅峰的旷世奇男子!怎么可以被微小的自己打扰耽误了绝世灵感的创作怎么好!

酒吞大人是永远的高领之花?不可亵渎,自己只要买买买!赞赞赞!舔舔舔?就好了。

小迷弟沉浸在追星路上快乐无比。啊,关于酒吞大大的好,真是三天三夜也说不完呐!茨木激动的一把拽过旁边的助理二号星熊,对方直接无视了千篇不一律的每日酒吞赞,递给茨木一个pad。

今日头条:歌王酒吞苦恋双栖影后红叶,为情所伤醉酒驾车被拘留。

为博眼球恶意炒作的每日头条并没有因为主角是酒吞而变得有所不同,貌似公正的措辞下暗藏锋机,暗指酒吞酗酒成性,江郎才尽江河日下。照例讲粉丝在官微下蹦跶一阵这个新闻就会被新的头条覆盖,不再被人提及。

然而隔天事件另一个主角红叶的一纸声明却将事件推向高潮。

红叶的经济公司用词婉转的表述了红叶目前正专注自身发展,和某歌王并无超过一般合作关系之上的任何其他发展。希望大家能把目光更多的投向红叶自身,她是个非常单纯喜爱自己事业的女子。

而红叶自己则在微博发声,暗示自己已经心有所属,而对方显然并不是酒吞。

再隔天,酒吞在机场把闻风前来的记者用拳头糊了一脸。

至此,本来不值一提的小花边被多方发酵成了大新闻。

更加无辜的是茨木,他的助理们优秀敬业又反映敏捷,早在事件刚开始的时候就勒令茨木本人不准用大号下水掺和。影帝大人委委屈屈的窝在专属沙发上用小号和四方喷子血战正酣,突然被告知他也跟着偶像蹭了回头条。

茨木早些年前尚不出名时和红叶合作过一部戏,他演只有不到二十句台词的男主他哥。这种八杆子打不着的前尘往事被狗仔们扒了出来,被加工成了无比狗血的大三角苦恋。

茨木和红叶相识于微时,美人红叶暗自倾心却因为彼此的事业不敢表述。酒吞与红叶一见钟情,勇敢追求却被无情拒绝后一蹶不振。茨木这么多年不炒作无绯闻是因为他是个痴迷酒吞不可自拔的gay。

。。。这个世界还能不能好了

然而广大吃瓜群众显然很买这种走台偶故事的账。一时间网上腥风血雨撕了个不可开交。

无辜的茨木君此时即将被人为的错过偶像演唱会。

他的人生,第一个,被错过!不能弥补!堪称迷弟污点!的!演唱会!

痴汉的小宇宙被炸成了一朵好靓的烟花。

用开拍在即的电影事务支开了两个忧心重重的助理妈妈,另附一万字的保证书保证自己会乖乖呆在别墅休息调整熟悉台词。

用两个小时将自己收拾成精致美艳身高马大的漂亮小妞。

用五分钟带好口罩帽子眼镜,从后门遛去车库取车逃跑。

然后在经历了这么漫长的一天以后,被一个男人,用一秒钟,摁在了停产场昏暗的一角。

大天狗目不转睛的盯着此刻正在自己怀里的人,精致到凌厉淡漠的眉眼被脂粉勾勒,只觉姿容美艳,眼角的薄红更添一抹迤逦风情,他们之间的距离太近了。

近到对方此时此刻不再是屏幕上面目模糊的刻板形象,近到对方身上草木的清甜虚虚拢着自己,大天狗引以为傲的自控力仿佛集体失踪,手心不可控的潮湿,他又花了一分钟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你好,茨木君。”
“你好。”









评论(13)

热度(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