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阿姨

还魂夜(酒茨)

失踪人口回归,复健之作


有宝宝点要看山海的HE后续,这个...应该说本来是个HE的...吧。

-----------------------------------------

酒吞留在这片枫林里有些时日了。

第一晚的时候他感觉到暴怒,那情绪在他身体里鼓荡,他失控的任由妖气四溢,双眼发红,一拳毁了半面枫林。

第二晚的时候他的心情平复了一些,仍旧愤怒,但可以控制。火红的枫林被激烈的打斗摧毁,只余焦黑的残垣和一地散落的薄红。

第三晚的时候他有些苦恼,被妖力复原的枫叶林总是透着被血浸透的腥气,怎么也去不掉。

第四晚的时候红叶来向他辞行,他细细看过这个仿佛爱过的女人,挥挥手放她离开。

第五晚的时候他仍旧困惑,想不起红叶眉目间的执迷不悔到底哪里似曾相识。

第六晚的时候孤独如跗骨之蛆,那是神酒和月亮都无法填满的空洞。

酒吞又开始喝酒了,横竖也没有别的事情可做。银白的月色虚虚透过树影洒落一地斑驳,枯黄的草地上覆着白霜,只有靠酒吞妖力维持的枫林艳红如初。

要落雪了。

酒吞环顾周围四散的或空或满的酒坛,眼神微微放空,一晃神的功夫,身侧便多了一道浅薄的影子,半长的发染了霜色,面目隐在树影中看不分明,身体却是放松的,就像之前无数次一样,驻足在他身侧,却比素日多了份悠闲洒脱,仿佛放下了什么非常沉重的枷锁。

往日素来聒噪的人并没有开口,随意捡了个地方坐下,自顾自的端了个半满的酒盏,银色的头发散落在肩头,像辉月拢了半扇微光,映着不可明状的笑容,他轻轻过来碰了碰酒吞掌中早就凉透的酒,一口饮尽,罢了,才出声唤他:“挚友。”

酒吞身体里那些残存多日愈演愈烈的怒气骤然散去了,整颗心像被滚进了温水,酸酸软软的冒着气泡,眼角微微泛红,带着他决计不肯承认的湿意,他即想紧紧抱住眼前这个单薄的侧影,又想狠狠把他推开,好叫他离得远远的,远离这些操蛋事的源头。他最终什么也没做,沉默着将寒酒饮尽,四肢百骸也随着一同冷下来。

他们沉默的喝到天光乍破,太阳挣扎着想要从灰黑的云霭中逃离,最终沦为一种暗淡的冷白光源,然后又被乌云重重的按进深处,再巡不见,酒吞愣愣的望着天空,被鼻尖轻微的凉意唤回心神,抬眼望去,下雪了。

伴着雪落,一个冰凉的亲吻轻轻的印在了嘴角,纯洁的不带一丝情欲,也如同新雪转瞬消失,林子空了,细小的雪粒子甫一降落就融在了血红的枫叶之上,像一场永远无法停止的眼泪。

酒吞空着的掌心翻开,却再也抓不到什么了。曾经艳红的发随着雪落褪成了暗哑的银白,霜雪覆满头,也算到白首。

众生皆苦,世上本就有许多无可奈何之事,无论是你无法回应我之钟情,还是我一厢情意舍命为你,都只是造化,我甘愿以命抵情债,求仁得仁,前尘已散,你又何须执着。

第七夜,还魂夜。























HE结局:酒吞殉情了


评论(3)

热度(26)